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 ENG
Wefoto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

故事

‹ 去主題頁 ‹ 回到故事頁

沈震軒 

頁面建立日期
2019.03.15

頁面更新日期
2021.06.04

×

預約會見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地址] * 必須填寫 ! [電郵地址] 請填寫有效電郵

! [聯絡電話] * 必須填寫 ! [聯絡電話]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


! [組織] * 必須填寫


! [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
! [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!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!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


! [預計參與人數] * 必須填寫


! [地點] * 必須填寫


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,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。
×

回應/補充

* 必須填寫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] * 必須填寫


! [網址] * 必須填寫

! [我有以下回應/補充] * 必須填寫

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
(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,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。)
! [出了點問題,請再試一次。]
! [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。]
! [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/補充。

沈震軒 無間斷為自己儲經驗值

其實,我一直都十分十分愛唱歌的,之所以加入電視圈,當時一心想著藉此作跳板,伺機轉到樂壇發展

去年盛夏,銅鑼灣時代廣場出現一隊男子busking組合,一邊彈著結他,一邊唱著上面的一首歌,組合中的一名成員,就是只要家中有電視機,都定必不感陌生的沈震軒。

音樂夢從未間斷

沈震軒,TVB藝員出身,2016年離巢後,除了參與網劇和電影演出外,年多前更開始自組樂團,現身街頭大唱自己的作品。包辦、詞、唱的〈不枉〉,可說得上是沈震軒的內心寫照。

效力無線9年,從路人甲、乙、丙到看得人人咬牙切齒的大奸角,當大家認為他是電視台小一眾小生中,前途無可限量的「潛力股」之際,竟然傳出離巢的消息。不旋蹱,電台中開始不斷傳來他的歌聲;然後,兩年前開始,沈震軒的歌聲更衝出街頭。「其實,我一直都十分十分愛唱歌的,之所以加入電視圈,當時一心想著藉此作跳板,伺機轉到樂壇發展。」即使幕前的演出為沈震軒累積了不賴的名氣度,但潛藏在心內的音樂夢始終在蠢蠢欲動。

香港的busking風氣遠遠不及外國,busker的地位亦因而不被重視

抓緊時機裝備自己

「現在的我,只是由一個武林轉到另一個武林。」沈震軒用武林形容busking,因為他指出,當中實在太多卧虎藏龍的高手。「香港的busking風氣遠遠不及外國,busker的地位亦因而不被重視。」事實上,在街頭跟民眾近距離做表演,要是準備稍欠充份,隨時要有被「柴台」的準備。沈震軒說,當藝人時,萬事有一大班幕後工作人員為自己做好前期準備功夫,只要到時到候現身,做好自己本份已經可以;但作為busker,整個演出的一切大小事,甚至現場的氣氛掌控都要拿捏到位。

上個月,沈震軒的首個音樂會圓滿舉行,音樂會名為「做咗先啦」,原來這是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口頭禪。11歲移民加拿大,大學畢業後不顧家人反對,隻身返港追尋音樂夢。因為參加歌唱比賽落敗,於是報藝訓班,隨之而來的,是好一大段投閒置散的日子;因為收入有限,又不想過度花費,於是課餘就上網學琴,亦好讓自己更「緊貼」音樂。「因為那個時期自己沒甚麼特別嗜好,於是就好好裝備自己。」沈震軒說,從拍劇到全身投入唱歌,從歌手到自己作曲填詞,這一切都沒有經過精心步署。

我的宗旨是,只要是自己喜歡,又想做的,我會抱著不用考慮太多,先試了、做了再算。我抱著的心態,是要不時為自己儲經驗值。

難忘摩天輪上busking

「我的宗旨是,只要是自己喜歡,又想做的,我會抱著不用考慮太多,先試了、做了再算。我抱著的心態,是要不時為自己儲經驗值。」沈震軒的例子告訴大家,凡事只要有心,任何階段起步都未為晚。除此以外,更重要的是,印證了「機會只留給做好準備的人」。

過去兩年的busking,對沈震軒而言,他的舞台再不只是一個電視屏幕,足跡已遍及銅鑼灣、尖沙咀、停泊在維港的中式帆船「鴨靈號」,甚至上過天。「那次我們在中環海傍摩天輪前唱,圍觀的市民反應十分熱烈,氣氛很高漲,之後,摩天輪的工作人員更讓我們上了摩天輪上面唱。」看沈震軒說得眉飛色舞的,不難想像身處其中的那份澎湃。

對沈震軒來說,跟觀眾在同一個時空,同步感應著音樂帶來的刺激,是讓他愛busking的最大誘發點,所以,早前那個音樂會,全場不設座位,讓歌迷企足全情,其實就是要延續busking的精神,「我跟組團經己有個約定,下一步要衝出香港的話,希望可以去台灣及日本這兩個busking文化極興旺的地方表演,而終極目標,是要在紅館的外圍,搞一場超大型busking音樂會。」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金仕豐

book-story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