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 ENG
Wefoto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

故事

‹ 去主題頁 ‹ 回到故事頁

林曉琪

頁面建立日期
2019.09.24

頁面更新日期
2021.04.23

×

預約會見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地址] * 必須填寫 ! [電郵地址] 請填寫有效電郵

! [聯絡電話] * 必須填寫 ! [聯絡電話]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


! [組織] * 必須填寫


! [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
! [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!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!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


! [預計參與人數] * 必須填寫


! [地點] * 必須填寫


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,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。
×

回應/補充

* 必須填寫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] * 必須填寫


! [網址] * 必須填寫

! [我有以下回應/補充] * 必須填寫

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
(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,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。)
! [出了點問題,請再試一次。]
! [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。]
! [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/補充。

86.852小黃人

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...


 

東湖人?香港人?

曉琪以小黃人代表她的民族身份。她說:「香港人,甚至乎亞洲人,同樣是黃皮膚,黑頭髮,黑眼睛,身形亦較為迷你。」 

「我係大陸汕頭出世,鄉下係東湖,我六﹑七歲既時候就嚟左香港。」曉琪的開場白不算矚目,讀者很可能便猜想她的故事與普遍新移民的故事大同小異,記載著初來報到面對融入本地校園生活的持續挑戰,或是不適應香港急速的生活節奏,又甚至是新移民家人如何爭取社會福利。但這故事重點卻是探索曉琪在她民族身份定位的心路歷程。 

除了起初因語言不通,不敢說話被老師誤會是個啞巴,情況也隨著有機會多聽多講,在約三﹑四個月後便開始適應。「原本我應該升小一既,但香港規定內地生過到黎要由高班讀起,先發現幼稚園有好多好得意既活動,例如係自己嘅生日月份會有生日蛋糕,係我係香港食既第一個生日蛋糕。仲有泳裝party, 同埋畢業禮表演,然後就會覺得: 『咦,點解呢邊 (香港) 咁多野玩既?』」 年紀小的曉琪跟隨父母來到香港,由起初在班上感到格格不入,甚至討厭上學,但當漸漸享受到新鮮事物帶來的美好,亦能用廣東話與朋友溝通,令她很快便喜歡上香港這地方。這種適應新生活的過程算是相當順利,然而,身份認同是否單純源於懂得當地語言的成就感,以及更高的物質享受?  

曉琪不止學會了本地語言,到後來對有身份標誌性的「香港潮語」也能運用自如。她描述當朋友知道她是內地出生,無不驚訝,「佢地會話,原來你大陸出世架?聽你口音又唔似喎!」她猜想是自己「練習」得一口懶音,而且也掌握到廣東話的精粹 (即潮語),所以令自己更像香港人。對於被認為與香港人無異,曉琪直認這實在給她一份優越感。「因為咁樣證明到我可以融入香港,學習到香港文化,加上中港衝突愈演愈烈,普遍人認為香港文化比內地文化好,佢地認同我係香港人,我係開心嘅。」但原來她曾為此感到為難,因為相熟的親戚仍在鄉下,記得有一次她回鄉時,一時難將廣東話變回家鄉話,結果讓家鄉話滲雜了廣東話口音,表姐便接著說現在的她已是「香港人」,而再不是東湖人。「個刻我覺得好矛盾,因為我中意香港,佢俾到太多嘢我,但又會掛住鄉下,即使所有野都好舊,無冷氣,但又覺得純真,舒服,令我有一種好安樂嘅感覺。」話說到此,她不禁問自己「我唔係完全唔係東湖人,又唔係完全係香港人,但係唔係真係唔可以同時擁有呢?」這個問題的答案,卻不知會何時登陸在她心裡。 

  又愛又恨 是何故? 

 

身份這一話題可以延綿不斷,當中或許是隱藏著千絲萬縷的矛盾。她其中一張照片是一支烏龍茶,這是她的日常觀察,「喺香港都幾多人飲呢隻牌子,包括我,但唔知有幾多人會發現佢嘅生產地其實係大陸。」而這正是令她感到疑惑之處。她留意到在很多香港人批評內地的同時,卻又離不開使用內地的產品,亦會鄙視其他人到內地消費,她認為這是有趣且矛盾的。 

同時,曉琪似乎察覺到這種批評的源頭。她提到看到香港報章總是把內地人的負面新聞刻意放大,她認為傳媒用這手段去吸引讀者是一個很差的風氣,這樣是故意造成分化,某程度上是想突顯香港人的優越感。「香港人都會自己都有呢啲唔好嘅嘢發生,但係永遠都唔會有人講㗎,因為佢哋都唔會受注目嘅。我覺得其實香港人都未必真係優越,只係無限地將人地唔好嘅事放大,再去吹噓自己啲好嘅嘢,係咪咁樣就可以突出到自己係優越?我就覺得唔係。」 

    流著86中國血的852香港人。

她又認為人們對於身份的討論應保持理性,勿讓一撮人的行為定義整個民族的好壞。正如她不認同香港人將矛頭指向所有內地人,因為至少她看到自己的親友不是人們所形容般差。在曉琪分享的照片中,有一張是電話。生於內地,但在香港長大的曉琪形容自己是流著86中國血的852香港人。她認為只要加上當地區號便可接通世界各地。同時寫上「852」和「86」不只象徵著她和家鄉的維繫,同時也提醒著自己雖然現居香港,但不要忘記自己來自哪個地方。她認為沒有大陸這地方就沒有今天的自己,如在身份上一席位也不留給這地方,她形容這是「不孝」。當被問到如果沒有親友在內地,現在的她又會怎樣看?「如果唔係鄉下喺內地,而親友又係內地人,我一定不會覺得自己是中國人。」這畢竟只是個假設,重要的是這答案背後反映著甚麼? 

或許曉琪與很多的九十後一樣,生活徘徊在矛盾與不安之間,言談間聽到她嘗試尋找一個平衡點。她提到看到甚至經歷著社會兩邊衝突不斷,她希望自己可以事論事,不停的提醒著自己不要因為偏好哪一個身份而偏幫理虧的一方。又認為人們若單憑報章標題,不加以分析過濾便將矛頭亂指某一方,甚至斷定整個民族是好是壞,這屬武斷,亦只會令人與人之間產生不必要的芥蒂和仇恨。試問哪一個民族的人全是完美無暇的? 

我始終都唔係呢度嘅人。

有些時候,在感性或理性上,我們要不隨心選擇靠邊站,要不置身事外,但現實裡的情節卻像是暗示你該走哪條路。近年令曉琪最深刻的事情是她與朋友的畢業旅行。「去台灣旅行,所以申請台証,正常香港人申請係免費,而且多數即日就會批。我以為自己都一樣,但原來因為我係大陸出世,填嘅資料繁複好多,而且仲要俾錢,兼等至少五個工作天。」已取得香港身份證和香港特區護照的曉琪覺得費解,而且心裡難受,她說仿佛一直以來所謂的融入香港生活是很表面,「我始終都唔係呢度嘅人」是種覺悟,這種感覺亦跟隨她,揮之不去。 

3粒星? 不重要。

 

說到「香港人」的定義,很多說法都似是莫衷一是,但其實答案可以是很個人的。對於曉琪她認為融入當地語言是必須的,問到「3粒星」是否其中成為香港人的指標,她則認為不重要,好似南亞裔都係土生土長,個樣雖然唔係香港樣或亞洲樣, 但佢地係講廣東話,做緊同一樣嘅野, 生活習慣都係好『香港』,唔可以淨係講樣貌。只要你認同個度既文化,會接受,會學習,衣著都會好似,好似日本和服,只要願意學習文化嘅可貴之處,都可以係『香港人』。」 

當問到是否想分享一些沒機會提及的想法,曉琪若有所思,從一輪探索中似乎得出結論:「我覺得有時候唔需要(將身份)分得太仔細,因為總有灰色地帶,你解釋唔到。有個大概方向,或者知道自己點解會偏好邊一邊嘅原因就可以啦,太執著,就好似做戲咁,做好多嘢目的係想人認同,但係你其實都唔認同自己,咁樣好辛苦,唔知表演俾邊個睇。」 

  唔一定要100%係香港人,或中國人。

來到文末,忽然有感既然這文章是曉琪身份的記錄,以她的自我介紹和思考作結最為合適。「如果你問我會點樣介紹自己,我會話係『中國香港人』,『中國』放係前面係因為我出生於呢個家鄉,包含咗很多我成長片段,對於祖國文化我唔能夠全部認同,但我尊敬自己出生嘅地方。而『香港』放係後面,係因為我之後嚟到香港,在呢度返學,返工,係呢度學到嘅令我慢慢融入香港人這個身份,我對於自己可以話俾人聽『我係香港人』感到自豪,只係我嘅身份唔止係『香港人』,而同一時間,我哋可以只係一個地球村嘅一個居民,當我咁樣諗,我就會覺得人嘅身份係可以好唔同,又可以好相同,所以係好複雜,只係人傾向會搵一個自己鍾意嘅或者係自己較認同嘅身份去認咗佢。呢個探索嘅過程俾到我一個答案,就係我唔一定要100%係香港人,或中國人,反而係要諗點解會覺得自己香港人多啲,香港俾到啲咩我? 好多嘢都仲諗緊。」 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 劉藹玲

book-story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