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 ENG
Wefoto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

故事

‹ 去主題頁 ‹ 回到故事頁

楊毓瑋

頁面建立日期
2019.12.06

頁面更新日期
2021.04.23

×

預約會見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地址] * 必須填寫 ! [電郵地址] 請填寫有效電郵

! [聯絡電話] * 必須填寫 ! [聯絡電話]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


! [組織] * 必須填寫


! [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
! [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!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!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


! [預計參與人數] * 必須填寫


! [地點] * 必須填寫


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,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。
×

回應/補充

* 必須填寫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] * 必須填寫


! [網址] * 必須填寫

! [我有以下回應/補充] * 必須填寫

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
(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,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。)
! [出了點問題,請再試一次。]
! [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。]
! [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/補充。

碌架床上的自由國度

1996年正值香港回歸前夕,Ivy從桂林來港,入讀小一,整個小學時期都與父母在一間位於中環,面積只有一百多呎的板間房內居住。整個單位有三個房間,廚廁共用;一個房間和客廳都是女房東的,另一間被兩位男士租用作木工工作室,剩下一個房間就是Ivy一家三口的。

Ivy憶述那個共用廁所環境非常昏暗,窗戶對着天井,往外看就是特別多的蟑螂老鼠,如廁時也經常看見不同昆蟲出沒。她家樓下是賣魚檔,對面是茶餐廳,茶餐廳的排氣口正對着她家窗戶,聲音吵且氣味重。

 Ivy在舊居窗臺上養着小龜,還建在 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
我一向都比較獨立,能夠照顧自己,也不太怕髒、怕昆蟲。

生於內地的Ivy是家中獨女,從小就個性獨立,「小時候媽媽就教我如何煮飯還有簡單餸菜,但當年來香港後廚房裏配備的是火水爐,對小孩來說,要獨自使用非常困難。」洗澡是另一難題。以前廁所並沒有安裝熱水爐,水龍頭只會出冷水,想洗澡就要去廚房使用一個容量2升的電熱水壺,注入清水,待加熱完畢後把水壺提到廁所去,這對尚是小學生的Ivy而言亦具有相當難度。「光靠我自己洗不了,所以那時候經常是一星期才洗一次澡。爸媽平日要上班,只有周末放假才有時間幫我煲熱水。」一星期一次洗澡,於現今生活而言是多麼匪夷所思的事情,但隨着Ivy娓娓道來,彷彿這只是一段不能更平凡的童年日常。

 攝於舊居附近的動植物公園 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
小孩都比較純真又充滿好奇心吧,我以前在內地從沒有見過碌架床(雙層床)呢,就覺得特別好玩,怎會懂得嫌棄這個環境。

Ivy父母為了多掙幾個錢,選擇了工資比較高的夜班工作,爸爸是電工,媽媽在餐館洗碗。這樣就造成她們家獨特的作息及使用空間模式:爸媽白天在家休息補眠的時候,Ivy去上學;她放學回來以後,爸媽已經外出工作了。「挺有趣的,我們很少三人同時在這小空間活動,大部分時間我都可以獨佔整個家,所以我從沒覺得住的地方很小很侷促。」

 Ivy兒時會去舊居附近看流浪貓 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
小時候在一個共用空間生活,大家總會碰面交談,
包租婆(女房東)也不時關心照顧我。

父母經常不在家,只是小孩的Ivy即使再獨立也有需要幫忙的時候吧?「現今生活鄰居之間大多不怎麼來往,反而小時候在一個共用空間生活,大家總會碰面交談,包租婆也不時關心照顧我。例如有一次我從上層床格下來的時候失足了,掉到地上,手臂被床架刮出一條長傷痕,我一下子嚇呆了,都不懂喊痛,是包租婆聽到聲音就衝進來查看,然後為我處理包紮。」

別人都會有一些既定印象,而我知道實際上
是有更多既定框架以外的可能存在。

Ivy表示那段板間房時光讓她知道凡事都有不同觀點角度,到現在長大成人投身社會以後,也懂得時常考慮別人的想法,同時又不拘泥於社會規範印象,「後來爸媽安排我轉到另一所環境更好的學校,裏面大多是來自中產家庭的學生。有一次上課,老師講到『家』這部分,要大家舉手示意。很多同學家裡都有兩個房間,只有一個房間的同學們似乎都會被取笑,我就不敢讓同學知道我家裏一個房間也沒有,當老師說『家裏有一個房間的舉手』的時候就舉了。那時我就明白原來別人是怎麼看待『家』,自己也沒有特別差的感覺吧,就是認清別人都會有一些既定印象,而我知道實際上是有更多既定框架以外的可能存在。」

我覺得自由最重要,尤其是精神上的。

曾經的艱苦居住環境似乎都不太難倒Ivy,那她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又是甚麼呢?「我覺得自由最重要,尤其是精神上的。可能因為我小時候的生活吧,經常獨自在家,爸媽也不太緊迫管束我,我可以自由支配整個空間,東西想怎麼放怎麼玩都可以,全部都自己決定。」童年的經歷造就了一個堅強獨立又重視自由的Ivy,對於鄰里關係頗有想法的她希望在工作上努力耕耘,為居民服務,營造一個充滿關愛的美好社區。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陳嘉敏 

book-story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