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 ENG
Wefoto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

故事

‹ 去主題頁 ‹ 回到故事頁

劉劍玲

頁面建立日期
2020.12.29

頁面更新日期
2021.04.23

×

預約會見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地址] * 必須填寫 ! [電郵地址] 請填寫有效電郵

! [聯絡電話] * 必須填寫 ! [聯絡電話]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


! [組織] * 必須填寫


! [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
! [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!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!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


! [預計參與人數] * 必須填寫


! [地點] * 必須填寫


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,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。
×

回應/補充

* 必須填寫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] * 必須填寫


! [網址] * 必須填寫

! [我有以下回應/補充] * 必須填寫

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
(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,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。)
! [出了點問題,請再試一次。]
! [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。]
! [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/補充。

做自己情人 和自己談心

在這個強調個人能力不足、以賞善罰惡去推動人工作和學習的社會,自我批評和指責是眾多人內心世界的常態,然而,劉劍玲在一場工作坊發現,原來「愛自己」不是陳腔濫調。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,投身公民社會多年, 劍玲現時是國際非暴力溝通中心培訓師候選人,曾帶領多場工作坊與家長、年青人、失明人士等分享溝通方法,並努力在日常生活中實踐非暴力溝通。劍玲認為最重要的實踐,是與自己溝通,把自己視為情人般談心。

第一次在香港的工作坊認識到非暴力溝通(Nonviolent Communication,簡稱NVC),劍玲已深受吸引,熱盼着再有人分享讓她繼續學習,誰知一等就是十年,2016年才遇到非暴力溝通培訓師來港帶領工作坊。整天的經驗令人舒暢,活動設計著重讓大家學習運用同理心,去聆聽自己及別人重視的價值及需要,如此人們在表達過程中,可以安下心來,不用擔心受到評價,充份體會聆聽及接納。

 劍玲在不同的課程和練習小組分享NVC 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學習NVC後,我明白到指責自己是沒有用的,我要聽懂自己。於是嚎哭時,我會嘗試聽明白這些自責背後的意義,通常是需要支持和肯定,渴望從心底裏被接納。

帶着這樣的切身體會,劍玲開始用不一樣的方式和自己的「傷心」談情。 在情緒受觸發時,傷心這位老朋友可以輕鬆地嚎哭兩三小時。朋友都鼓勵劍玲讓這份傷心表達出來,但在這些處境裏,卻似是哭無盡頭,眼淚發泄完了也不見得有釋懷及前行的動力。「嚎哭的時候,最常聽到的聲音是『做什麼都沒有用』、『我是沒有價值的』,不停loop,所以再哭多久,還是沒有得到真正的釋放。學習NVC後,我明白到指責自己是沒有用的,我要聽懂自己。於是嚎哭時,我會嘗試聽明白這些自責背後的意義,通常是需要支持和肯定,渴望從心底裏被接納。有時實在太受刺激,連將指責翻譯成需要的力氣都沒有時,我會想象耶穌在旁邊陪伴我,祂的光照在我身上。信仰也可以是照顧自己的方法之一,重要的是運用各種資源和方法,開始陪伴和照顧自己的旅程。」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做自己的情人,好像多了一個如影隨形的朋友,隨時聆聽自己和開解自己,好滿足呀。

 跟自己談情,不只是傷心時用,也可用於日常大小事。有時日子如常度過,遇到開心事沒有盡情慶祝和感恩,被刺激了也沒有特別照顧自己,久而久之會變成機械人,不懂得說情緒,更不明白自己心中想什麼、介意什麼、為什麼而活。

「現在可以的話,每天我會抽少少時間和自己談心,問問自己今天發生什麼事、我有什麼感受、背後反映什麼需要,細味那些歡欣的時刻,感恩身邊扶助我的人,也感謝自己的陪伴。例如今天吃到一份很美味的甜品,除了溫飽外,同時有三五知己一起聊天,滿足陪伴和支持的需要,再在心裏細味這份溫馨。」這些事情可能很小很小,但每天抽時間回味,無形中在心裏儲存幸福的能量,幫助我們面對每日的挑戰。

當遇到沮喪的事情,劍玲也會用NVC去開解自己。「我會仔細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,找出那些令我痛苦的想法,再想想背後帶著什麼需要,例如被拒絕了,我心裏說我不希罕旁人的欣賞,而其實我是很渴望別人的肯定,或者那人的肯定對我來說其實很重要,只是我不願意承認。當觸碰到內心的脆弱和渴望時,特別舒暢,因為我又明白自己多一點點了。做自己的情人,好像多了一個如影隨形的朋友,隨時聆聽自己和開解自己,好滿足呀。」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如果我開口罵了,會令關係緊張;但這樣先平靜自己內心,持開放態度,之後明白對方的原意也想洗乾淨個鍋,最後還一起研究如何洗。由本來可能的劍拔弩張,化成親子活動,真是快樂啊。

除了照顧和陪伴自己外,NVC亦有助劍玲與其他人溝通,表達更多的關懷和善意。記得有一次,在家打算煮麵的時候,摸到鍋內油膩膩的,心裏升起了少許怒火;這時劍玲跟自己談心,明白到自己希望同住的姪女了解到衛生的重要,同時也想有份輕鬆,不想煮食前要「執手尾」再洗一次。於是,劍玲請姪女過來,摸一下易潔鍋,姪女立即回應她昨天已洗,不明白為何有油污,劍玲隨即與之討論,並示範一次自己洗鍋的方法。「如果我開口罵了,會令關係緊張。但這樣先平靜自己內心,持開放態度,之後明白對方的原意也想洗乾淨個鍋,最後還一起研究如何洗。由本來可能的劍拔弩張,化成親子活動,真是快樂啊。」假如每一次與家人的相處,都能夠更明白和支持對方,關係便會進入正循環,長遠累積深厚的情意,彼此都能感受到生活的甜蜜。

 劍玲與Christine到香港電台,為節目《快樂道場》錄音,推廣非暴力溝通 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我的夢想是:每個人的痛苦,都有機會被深深地聆聽;每個人的歡樂,都可以充份地慶祝和分享。人們彼此連結,互相尊重,自由地表達善意和請求,隨時傾聽,無障礙交流情感。讓愛融入我們的生活。

NVC對自己有用,那麼自己用就好了,為何劍玲有興趣成為導師去推廣NVC呢?「一開始的確沒有這個打算,我一直在等呀,期望有人在香港推廣,等了十年都等不到,但我認為香港真的很有需要,便膽粗粗試下教學和分享」。劍玲利用工餘時間努力進修,亦開始在不同的課程和練習小組分享NVC,時間分配上有點吃力,但看到學員能夠運用得到,便覺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。「例如有一位媽媽,第一堂課時眉頭深鎖,表示照顧頑皮的兒子很煩,壓力很大。到第四堂課,網上另一邊傳來笑聲,透過電腦螢幕看到這位媽媽正在和兒子玩耍,她說終於明白生小孩的意義,就是要陪他玩陪他成長,一起面對課業壓力和各種挑戰。」聽罷,劍玲感到很窩心,因為世上多了一個懂得照顧自己和陪伴小孩的媽媽。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楊芯

book-story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