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 ENG
Wefoto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

故事

‹ 去主題頁 ‹ 回到故事頁

戚本乙

頁面建立日期
2021.03.18

頁面更新日期
2021.06.04

×

預約會見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地址] * 必須填寫 ! [電郵地址] 請填寫有效電郵

! [聯絡電話] * 必須填寫 ! [聯絡電話]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


! [組織] * 必須填寫


! [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
! [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!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!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


! [預計參與人數] * 必須填寫


! [地點] * 必須填寫


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,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。
×

回應/補充

* 必須填寫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] * 必須填寫


! [網址] * 必須填寫

! [我有以下回應/補充] * 必須填寫

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
(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,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。)
! [出了點問題,請再試一次。]
! [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。]
! [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/補充。

轉化躁鬱成優勢

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...

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


 

 

Benita自小學習成績優異,是一名傑出學生,以為人生一帆風順,但是二十四歲時患上躁鬱症,病情一直反覆纏繞多年,現在學習與此病共存。茶座一開始,Benita說可能是在美國讀書的壓力和孤立的環境、單親家庭的背景、同樣患有躁鬱症的爸爸等因素,導致自己發病,非常干擾日常生活,後來更要回港治療。治療過程要試不同的藥,這些藥會導致思緒混亂、容易發脾氣,有一次Benita更在車上打家人發洩情緒,最終被送入院治療。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我會以mood chart記錄自己的情緒,留意什麼因素影響自己開心或不開心,不同心情又會有不同的行為。

Benita說醫院幫到自己,主要是因為醫院的作息定時,「原來一大早起床是很美好的,同時因找到適合的藥物,情緒也穩定多了。」更重要的是,住院期間可讓醫生進一步觀察病情,確診為躁鬱症後方能對症下藥,Benita的情況得以改善。在茶座故事交換故事環節中,Benita進一步指醫院其實並不可怕,特別對中度至嚴重患者很有幫助,Benita說有一本書提及波士頓有一間精神病院(McLean Hospital)供厲害的學者入住,醫院內甚至有讀書會,笑言假如有天要入院自己也想進這間精神病院看看。

除了入院治療和藥物,Benita也會幫助自己,「我會以mood chart記錄自己的情緒,留意什麼因素影響自己開心或不開心,不同心情又會有不同的行為。」這十幾年來病情能夠受控,除了定期食藥,外展和潛水等戶外活動、朋友等亦幫助了她不少,現在Benita接受了自己患有躁鬱症,定時觀察自己的情緒變化。

主持追問理科背景對她的幫助?原來Benita讀Marine Biology(海洋生物學)有科學的底子,住醫院時看有關躁鬱症的書,知道mood chart幫到自己。此外,Benita熱愛海洋生物,十八歲已考了潛水教練牌,喜歡帶人了解海洋世界,現在亦有教身心障礙者潛水。只要潛水,Benita便進入了寧靜的世界,潛水能幫助她放鬆,有治療的功效,能平靜內在情緒。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自己衝動和急躁,但當面對需要同理心的情景時,又可以很有耐性。

在外展工作方面,由於Benita是女教練,上司多請Benita做傷健人士或邊緣社群的工作,此後Benita也感到自己的同理心增加了,明白多了他們的需要。例如Benita曾帶領釋囚外展活動,由最初他不積極參與,到最後主動幫助大家紮木筏,其故事也曾在香港電台節目中分享。

Benita認為自己與其他教練不同之處,是自己很patient(耐性),特別是要教不同能力的人,例如一般人在外展訓練當中會經歷跳海,但面對一群可能沒有到過海灘或泳池的中度弱智參加者,Benita與他們圍圈,手拖手嘗試步進水中,這個過程花了兩個小時,因為要處理參加者的各種情緒如害怕和擔憂。原來Benita說「自己衝動和急躁,但當面對需要同理心的情景時,又可以很有耐性」,Benita兩極的特性再次顯現。

另一個例子是Benita教一位輪椅使用者及罕有病患者潛水,她會主動提早半小時到達場地,又專心聽講,理論課測驗都得到一百分,後來這位輪椅使用者主動舉辦生前告別禮,Benita在其中分享感動落淚,因為即使她身有殘障也願意積極嘗試。還有只有一隻手也能修單車鏈的高Sir,都讓Benita感動,「我無理由說自己精神病患者或是性小眾而不去嘗試。」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躁鬱症有不好的地方,但適當地管理精神健康,可為人生帶來advantage(優勢)。

同是躁鬱,在每一個人身上的呈現都不一樣。Benita既然希望駕馭和轉化自己的躁鬱症,主持追問躁鬱帶來的好與壞?Benita指躁鬱症令她有自毀和抑鬱傾向;尤其2019年與前女友分手,情緒更不穩,再加上社會事件也帶來創傷,Benita胃痛至入院。

創作方面,Benita指有時候不吃藥,可以保持小小的情緒高漲(hypermanic),是創作力高峰之時,只要還未到manic(躁狂)便可,當然也要適可而止,以免影響睡眠和工作。Benita形容自己是一個非常雙魚座的人,有時很有創意,有時很情緒化,朋友則說她是性情急躁之人。有時不吃藥,只因Benita喜歡自己富創意的一面,那時可以不睡覺,可以作曲和寫作,Benita很享受這些時刻,她說不少藝術家利用自己的躁鬱去進行創作,自己希望能好好運用躁鬱,轉化這標籤成為自己的優勢。同時是科學底又有創意,Benita形容自己是「creativity within a system, work under the framework」,Benita以自己為實驗,看看吃藥情況與自己創作的關係,也觀察在藥物影響下創意能到達的邊界。

Benita正在營辦一社企Encompass HK,以可持續發展為目標,以往因性小眾的身份較多做LGBT+倡議,去年年尾開始Benita公開談自己的躁鬱症,明白可能有標籤效應,但Benita也想多點在工作上提及精神健康,透過自己與人互動帶出訊息:「躁鬱症有不好的地方,但適當地管理精神健康,可為人生帶來advantage(優勢)。」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Awareness(意覺)是重要的,要承認自己有這個病,留意自己的情緒,這樣反而容易控制病情。

主持問遊走於心急與耐性、創意與狂躁等等的兩極,是如何做到的? Benita表示不完全可以控制到,但「awareness(意覺)是重要的,要承認自己有這個病,留意自己的情緒,這樣反而容易控制病情」,提高awareness的方法包括mood chart記錄情緒起伏的數據。問如何接納自己有病症?Benita表示經歷無法讀博士和入醫院的經歷,讓自己接納不是凡事能盡如人意,反而自己成立社企,漸漸摸索出一條路。

感謝Benita的分享,讓我們了解她躁鬱兩極的世界。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劉劍玲

book-story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