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 ENG
Wefoto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

故事

‹ 去主題頁 ‹ 回到故事頁

劉嘉盈

頁面建立日期
2021.04.30

頁面更新日期
2021.06.03

×

預約會見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地址] * 必須填寫 ! [電郵地址] 請填寫有效電郵

! [聯絡電話] * 必須填寫 ! [聯絡電話]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


! [組織] * 必須填寫


! [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
! [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!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!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


! [預計參與人數] * 必須填寫


! [地點] * 必須填寫


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,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。
×

回應/補充

* 必須填寫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] * 必須填寫


! [網址] * 必須填寫

! [我有以下回應/補充] * 必須填寫

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
(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,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。)
! [出了點問題,請再試一次。]
! [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。]
! [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/補充。

努力耕耘香港的土地

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...

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


 

 

劉嘉盈Kelly,大學畢業後在有機農場當全職農夫。真人茶座一開始,Kelly便跟我們討論「大學畢業後當農夫」這個主流難以理解的矛盾,笑言隨著大學教育的普及,大學生也不是什麼;而且農夫也是眾多有價值職業的其中一種,只是少人從事才引發大家的好奇心。之後我們便透過一張又一張Kelly帶來的相片,認識她當農夫的理想與辛酸。

我推廣農業,卻『連棵葱都唔識種』,於是便把握這個機會當上農夫。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第一張相片是Kelly接觸農業的開始,那時Kelly就讀香港中文大學,認識了「中大農業發展組」這個學會,在大學辦市集推廣有機農業,讓Kelly大開眼界的是原來香港有不少農夫,很有心地推廣香港農業;Kelly也到與農業相關的組織實習,到學校和不同群體中推廣農業。那時曾有教授問Kelly會否當農夫?Kelly說不會,因為當農夫工作艱辛。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第二張相片是Kelly現時工作的歐羅有機農場。年半前Kelly想轉換工作,碰巧農場有工作機會,Kelly深感自己推廣農業卻「連棵葱都唔識種」(連葱也不懂種植),於是毅然當上農夫。相片映出農場的一片青翠,風景如畫。

除了以理念支撐自己外,還有與土地共融的治癒感,有時我喜歡脫下手套用手接觸泥土,與土地connect,找回自己的belonging,治癒自己的辛酸。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第三張相片,是一行行的田,田中有水坑。Kelly說想藉這張相片打破大家的迷思,以為歸隱田園很浪漫?其實耕田很辛苦。夏季是務農最辛苦的季節,溫度高在田間可達四十幾度,雨量多要掘排水坑以免浸壞菜。泥土濕水後增重二十倍,在田間又熱又辛苦,但Kelly要掘幾百條排水坑。兩個月後,Kelly說漸能克服這困難,其中秘訣是:「我會深呼吸捱過去,也有一種不認輸的心態,認為別人做到自己也有機會做到。除了以理念支撐自己外,還有與土地共融的治癒感,有時我喜歡脫下手套用手接觸泥土,與土地connect,找回自己的belonging,治癒自己的辛酸。」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第四張相片,是一片「頹垣敗瓦」。Kelly花了不少心血在這片西瓜田,可惜被害蟲侵蝕。其他農夫笑言「係你的就係你,唔係就唔係」,經常面對天氣和害蟲等不可控制的因素,農夫也漸培養出這種豁達,意外本來就是農業的其中一部份。暴雨常令菜苗浸壞,但這片西瓜田在暴雨過後竟復甦起來,嫩芽長出,最後竟然收到二百個西瓜,全靠黑雨令害蟲消失,Kelly深感「冥冥中自有安排」。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第五張相片,Kelly誠懇地推銷農產品。Kelly表示農業批發收的菜價非常低,例如有機菜零售四十元一斤,批發有時只收六元一斤,可見香港農夫生存艱難;唯有以直銷模式賣有機菜,農夫自己站出來與顧客溝通。Kelly形容這是現代農夫常做的事,還有晚上回家努力在社交媒體推廣產品等等。

我想connect都市人與農夫,connect消費者和生產者,讓都市人了解農夫的故事,了解糧食生產的過程。

問當日為何對「中大農業發展組」有興趣?Kelly表示源於一份好奇,原來香港也可以發展農業,很想關注更多,但大部份香港人不感到農業重要,認為進口便沒有問題。Kelly感嘆人每天都食菜,卻不關心菜從何來,與農業距離遙遠。是故Kelly也視這為一份使命,「我想connect都市人與農夫,connect消費者和生產者,讓都市人了解農夫的故事,了解糧食生產的過程。」

談及都市人,茶座主持問有何深刻的故事?Kelly說曾有都市人透過買菜認識農場,進到農場後感到快樂,成了義工幫忙除草,也在農墟幫忙擺檔賣菜,甚至將農作物做成椰菜雞飯或蛋糕,送給Kelly吃。Kelly常宣揚「香港人食香港菜」的理念,客人將這理念寫成揮春送給Kelly。

 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香港糧食自給率不足2%,超過九成食物由單一來源供應,從糧食安全的角度來看非常危險……需要以消費力量去支撐農業的發展,是故我提倡『香港人食香港菜』。

如此努力做農夫,只因Kelly看到背後的價值。Kelly提及糧食供應的傾斜,因「香港糧食自給率不足2%,超過九成食物由單一來源供應,從糧食安全的角度來看非常危險,例如早前因疫情影響內地的運輸,香港的菜蔬供應便立即受影響,引起恐慌性購買。香港的城市發展,亦沒有留地予第一產業,土地分配出現問題,新界多有棕地或廢棄農田,為何不能將土地變得有價值?這需要消費力量去支撐農業的發展。」是故Kelly提倡「香港人食香港菜」。同時香港菜自有其本土獨特的味道,也是香港的集體回憶,可構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。

追問Kelly對香港有什麼想象?「我希望香港有空間讓人自由創作,除藝術文化創作外,農業也在生產作物,也是一種創作。這城市能否有更多原創性?我希望這城市能加添獨有的文化和特色,讓香港成為獨特的地方。」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劉劍玲

book-story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