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 ENG
Wefoto
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/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/註冊

故事

‹ 去主題頁 ‹ 回到故事頁

黃姐

頁面建立日期
2021.06.02

頁面更新日期
2021.06.04

×

預約會見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地址] * 必須填寫 ! [電郵地址] 請填寫有效電郵

! [聯絡電話] * 必須填寫 ! [聯絡電話]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


! [組織] * 必須填寫


! [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
! [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] * 必須填寫
!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!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


! [預計參與人數] * 必須填寫


! [地點] * 必須填寫


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,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。
×

回應/補充

* 必須填寫


! [姓名] * 必須填寫


! [電郵] * 必須填寫


! [網址] * 必須填寫

! [我有以下回應/補充] * 必須填寫

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
(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,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。)
! [出了點問題,請再試一次。]
! [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。]
! [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/補充。

關心長者貧窮 盼尊重拾荒者

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...

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


 

 

黃姐,曾在街頭露宿四年,做過一年麥難民,以拾荒和零散工作維生,最近幾年才搬到公屋居住。茶座一開始,黃姐和「拾平台」同事阿謙,跟我們分享幾張照片。第一張照片是電影《狂舞派3》開畫的合照,黃姐飾演拾荒者角色。第二張照片是黃姐跟香港教育大學學生分享拾荒的經驗。第三張照片是理大設計了一架優化車仔供黃姐運載紙皮用,車仔的特點是可以爬一級樓梯。第四張照片是2019年黃姐到立法會發言,表示自己因年紀大而難找工作,局長請她到勞工處找工作,黃姐聞言激動落淚,新聞媒體亦報導此事。第五張照片是2018年舉辦記者招待會,訴說食環署驅趕拾荒者和充公露宿者物品。

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一見到年紀大,就分配洗廁所的工作,雖然職業無分貴賤,但長者也不一定要做厭惡性工作。不少長者也有教育程度,能勝任文書工作,為何要歧視我們?

主持問最想談哪一張照片?黃姐表示最深刻的是立法會發言那一張,那次是「拾平台」同事邀請黃姐到立法會,為貧窮長者發言。黃姐表示,長者其實有能力工作,卻往往因年紀大不被聘用,這是年齡歧視,例如有一次她親自去應聘,看到同行兩位女士較自己年輕已深知不妙,結果回家亦等不到消息。黃姐氣憤落淚,是因為局長請她到勞工處找工作,而她正正是透過勞工處找工作而遭受歧視,年紀大,找到的只有清潔、抹窗和洗廁所的工作,可是黃姐有腰傷不宜爬高爬低的勞動。

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黃姐表示,只有警察局那份工作是沒有歧視的。露宿之前,黃姐曾在警察局當清潔替工,因為黃姐識字,開始跟警員到法庭或總部取文件。有一次政府頒發服務獎項予公務員,黃姐懂得看英文,發現漏了一個銀碟獎座,被當時的上司稱讚;又試過有一次,黃姐幫忙接電話,並在白板上留下聯絡人的英文姓名和聯絡方法;甚至試過,黃姐在接待處登記及填寫個人資料,黃姐也能順利完成。因看到黃姐的能力,黃姐漸漸被分配去做送遞取件、接電話、接待處登記等簡單文書工作。「一見到年紀大,就分配洗廁所的工作,雖然職業無分貴賤,但長者也不一定要做厭惡性工作。不少長者也有教育程度,能勝任文書職務,為何要歧視我們?」黃姐如此詰問。

 

做事不會累死人,吃一點虧不要緊,做得到便盡力做。

主持追問當人手不足時,「借人」為何專門「借」黃姐,而不是其他人?黃姐表示其他同事多是公務員有既定崗位不喜走動,而在替工當中即使黃姐不是最年輕,但黃姐認為自己識字最多,又有責任心,所以被差派去送件和接電話。在替工期間,黃姐聽到對她的讚賞,包括「交給她吧,一定妥當」、「沒有問題,她都寫好了,這本簿和白板的字都是她寫的,可以放心」。

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除了識字外,黃姐形容「大家的關係都好好」。在警局工作,警司及高級警官等很有禮貌,麻煩黃姐工作後也會道謝,黃姐深感被尊重。又例如知道兩位高大的阿叔在談股票,黃姐便先到需要佈置的用餐房間,為了不打擾大叔,黃姐獨自以枱布包著枱腳,慢慢將餐桌移至適當位置,又自己排好二十幾人用中餐的碗筷,兩位大叔來到發現已做好所有事,所以黃姐說「大家的關係好,不論高級上司還是同級的同事,都喜歡我。」因為黃姐抱著的心態是:「做事不會累死人,吃一點虧不要緊,做得到便盡力做。」

 

我也會老,若我老了到醫院,被人呼喝也不開心,將心比己。

替工前在醫院做病房助理員,黃姐協助輪椅病人到隔鄰病房、照X光等,黃姐形容自己與病人關係好,會安慰病人,耐心等候病人吃飯。病人問黃姐為何對他們好?黃姐說「我也會老,若我老了到醫院,被人呼喝也不開心,將心比己。」就是這份將心比己的心情,辛勤的服務,拉近黃姐與其他人。

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到故事交換故事環節,Andy問疫情對黃姐有沒有什麼影響?黃姐表示因疫情少了水貨客,紙皮也少了,從一天一車變成現在一星期一車;Andy再問關於麥難民的經歷,黃姐表示自從做了一年麥難民後,因麥當勞倒閉而開始露宿生涯。Carmen問工作上被欺負的經歷,黃姐答曾經在醫院做替工,問能否取手套以處理與傳染病有關的廢物,同事不願意提供,後來黃姐才發現是應該提供手套的。Chitat問為何願意接受訪問、參與「拾平台」和到立法會發言?黃姐表示自己現時仍是拾荒者,要為行業爭取福利,尤其被食環署職員驅趕情況嚴重,同時黃姐希望改變街坊對拾荒者的態度,例如曾有街坊看不起拾荒者而吐痰到紙皮上。

Chitat追問黃姐有何特質讓人願意幫助她?黃姐表示有不少人願意幫助她,不會因撿拾紙皮而看不起她,會買飯餐或買水給她;又例如有記者違反協議在訪問過後張貼黃姐當麥難民的照片,有機構同工和街坊向該報館投訴;又有人專門拿免費報紙和早餐的雞蛋給她,教會人士協助她申請公屋,甚至試過有人送幾乎全新的棉被給她,可惜都被食環署職員沒收了。同時黃姐也助人,曾替年宵檔主通宵看守貨物三四年建立深厚友誼,乾爽沒有灌水的紙皮更受搬屋街坊歡迎。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劉劍玲

book-story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