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s.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
故事 主题 量度 团体/项目 影片 联络我们 登入/注册 ENG
Wefoto
故事 主题 量度 团体/项目 影片 联络我们 登入/注册

故事

‹ 去主题页 ‹ 回到故事页

刘剑玲

页面建立日期
2020.12.29

页面更新日期
2021.04.23

×

预约会见


! [姓名] * 必须填写


! [电邮地址] * 必须填写 ! [电邮地址] 请填写有效电邮

! [联络电话] * 必须填写 ! [联络电话] 请填写有效联络电话


! [组织] * 必须填写


! [开始会见日期及时间] * 必须填写

! [结束会见日期及时间] * 必须填写
! 开始日期及时间不能在结束日期及时间之后 ! 开始日期必须在目前日期或之后


! [预计参与人数] * 必须填写


! [地点] * 必须填写


你已成功提交预约会见,我们将会尽快处理您的申请。
×

回应/补充

* 必须填写


! [姓名] * 必须填写


! [电邮] * 必须填写


! [网址] * 必须填写

! [我有以下回应/补充] * 必须填写

选择附件 更改 删除
(最多可上传10个附件,总附件大小不得超过100MB。)
! [出了点问题,请再试一次。]
! [附件上传超过了最大附件数量。]
! [上传的附件超过100MB的大小上限。]


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应/补充。

做自己情人 和自己谈心

在这个强调个人能力不足、以赏善罚恶去推动人工作和学习的社会,自我批评和指责是众多人内心世界的常态,然而,刘剑玲在一场工作坊发现,原来「爱自己」不是陈腔滥调。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,投身公民社会多年, 剑玲现时是国际非暴力沟通中心培训师候选人,曾带领多场工作坊与家长、年青人、失明人士等分享沟通方法,并努力在日常生活中实践非暴力沟通。剑玲认为最重要的实践,是与自己沟通,把自己视为情人般谈心。

第一次在香港的工作坊认识到非暴力沟通(Nonviolent Communication,简称NVC),剑玲已深受吸引,热盼着再有人分享让她继续学习,谁知一等就是十年,2016年才遇到非暴力沟通培训师来港带领工作坊。整天的经验令人舒畅,活动设计著重让大家学习运用同理心,去聆听自己及别人重视的价值及需要,如此人们在表达过程中,可以安下心来,不用担心受到评价,充份体会聆听及接纳。

 剑玲在不同的课程和练习小组分享NVC (照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学习NVC后,我明白到指责自己是没有用的,我要听懂自己。于是嚎哭时,我会尝试听明白这些自责背后的意义,通常是需要支持和肯定,渴望从心底里被接纳。

带着这样的切身体会,剑玲开始用不一样的方式和自己的「伤心」谈情。 在情绪受触发时,伤心这位老朋友可以轻松地嚎哭两三小时。朋友都鼓励剑玲让这份伤心表达出来,但在这些处境里,却似是哭无尽头,眼泪发泄完了也不见得有释怀及前行的动力。「嚎哭的时候,最常听到的声音是『做什么都没有用』、『我是没有价值的』,不停loop,所以再哭多久,还是没有得到真正的释放。学习NVC后,我明白到指责自己是没有用的,我要听懂自己。于是嚎哭时,我会尝试听明白这些自责背后的意义,通常是需要支持和肯定,渴望从心底里被接纳。有时实在太受刺激,连将指责翻译成需要的力气都没有时,我会想象耶稣在旁边陪伴我,祂的光照在我身上。信仰也可以是照顾自己的方法之一,重要的是运用各种资源和方法,开始陪伴和照顾自己的旅程。」

 (照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做自己的情人,好像多了一个如影随形的朋友,随时聆听自己和开解自己,好满足呀。

 跟自己谈情,不只是伤心时用,也可用于日常大小事。有时日子如常度过,遇到开心事没有尽情庆祝和感恩,被刺激了也没有特别照顾自己,久而久之会变成机械人,不懂得说情绪,更不明白自己心中想什么、介意什么、为什么而活。

「现在可以的话,每天我会抽少少时间和自己谈心,问问自己今天发生什么事、我有什么感受、背后反映什么需要,细味那些欢欣的时刻,感恩身边扶助我的人,也感谢自己的陪伴。例如今天吃到一份很美味的甜品,除了温饱外,同时有三五知己一起聊天,满足陪伴和支持的需要,再在心里细味这份温馨。」这些事情可能很小很小,但每天抽时间回味,无形中在心里储存幸福的能量,帮助我们面对每日的挑战。

当遇到沮丧的事情,剑玲也会用NVC去开解自己。「我会仔细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找出那些令我痛苦的想法,再想想背后带著什么需要,例如被拒绝了,我心里说我不希罕旁人的欣赏,而其实我是很渴望别人的肯定,或者那人的肯定对我来说其实很重要,只是我不愿意承认。当触碰到内心的脆弱和渴望时,特别舒畅,因为我又明白自己多一点点了。做自己的情人,好像多了一个如影随形的朋友,随时聆听自己和开解自己,好满足呀。」

 (照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如果我开口骂了,会令关系紧张;但这样先平静自己内心,持开放态度,之后明白对方的原意也想洗干净个锅,最后还一起研究如何洗。由本来可能的剑拔弩张,化成亲子活动,真是快乐啊。

除了照顾和陪伴自己外,NVC亦有助剑玲与其他人沟通,表达更多的关怀和善意。记得有一次,在家打算煮面的时候,摸到锅内油腻腻的,心里升起了少许怒火;这时剑玲跟自己谈心,明白到自己希望同住的姪女了解到卫生的重要,同时也想有份轻松,不想煮食前要「执手尾」再洗一次。于是,剑玲请姪女过来,摸一下易洁锅,姪女立即回应她昨天已洗,不明白为何有油污,剑玲随即与之讨论,并示范一次自己洗锅的方法。「如果我开口骂了,会令关系紧张。但这样先平静自己内心,持开放态度,之后明白对方的原意也想洗干净个锅,最后还一起研究如何洗。由本来可能的剑拔弩张,化成亲子活动,真是快乐啊。」假如每一次与家人的相处,都能够更明白和支持对方,关系便会进入正循环,长远累积深厚的情意,彼此都能感受到生活的甜蜜。

 剑玲与Christine到香港电台,为节目《快乐道场》录音,推广非暴力沟通 (照片由受访者提供)

我的梦想是:每个人的痛苦,都有机会被深深地聆听;每个人的欢乐,都可以充份地庆祝和分享。人们彼此连结,互相尊重,自由地表达善意和请求,随时倾听,无障碍交流情感。让爱融入我们的生活。

NVC对自己有用,那么自己用就好了,为何剑玲有兴趣成为导师去推广NVC呢?「一开始的确没有这个打算,我一直在等呀,期望有人在香港推广,等了十年都等不到,但我认为香港真的很有需要,便胆粗粗试下教学和分享」。剑玲利用工余时间努力进修,亦开始在不同的课程和练习小组分享NVC,时间分配上有点吃力,但看到学员能够运用得到,便觉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。「例如有一位妈妈,第一堂课时眉头深锁,表示照顾顽皮的儿子很烦,压力很大。到第四堂课,网上另一边传来笑声,透过电脑萤幕看到这位妈妈正在和儿子玩耍,她说终于明白生小孩的意义,就是要陪他玩陪他成长,一起面对课业压力和各种挑战。」听罢,剑玲感到很窝心,因为世上多了一个懂得照顾自己和陪伴小孩的妈妈。

 

 

 

 

撰文:杨芯

book-story.php